曉鏡但愁

Lian-Hee Wee

韻晞瀏覽著那“非死不可”的面書頁面,怡然自得地享受著無限青春的感覺,因為只有年輕人才有社交媒體的sophistication。漢語的思維中夾雜著無法不用英文詞表達的概念更證明了她是屬於當代的,不,應該說是緊貼潮流的。一道帖子正好引起韻晞一陣大笑:Inside every old person is a younger person wondering what the hell happened。右手笑得拍打滑鼠;左手笑得杯中的馬天尼濺到鍵盤邊兒上。
前夫送的MacBook,自然不應太在乎,但一定是傳統女人節儉美德的直射反應讓韻晞立刻站起,並趕到房外走廊浴室取塊方巾楷拭。酒店經營式度假屋就是這點方便,一切都信手拈來。

獨自來到峇厘島度假的韻晞,今天上午才住進這棟“食風厝”。“食風厝”這個詞是她新加坡的閨蜜的措辭,意思等同她上海另一閨蜜口中的“洋房”,或者她香港閨蜜描述的“豪宅”。新加坡的玲曉明天才能到;上海的王娜上星期終於以40中齡初遇白馬王子而臨時取消了今年四朵金花的聚會;香港的秋依在法國參加白蘭地工藝學術會,要三天后才能由巴黎會師峇厘。今晚韻晞獨占著精緻的木屋,獨享窗景中的椰林樹影,獨賴七尺巨床,獨吟四朵金花大學畢業時互相傾訴的主題詩“我要從畫中下來了,讓樹樹山山留在雲裡”,獨飲......

韻晞從浴室取下毛巾,很自然地往房間走。屋子不是很大,僅一層,設計給情侶,但三四個女生同住亦無妨。室內面積合計120平米,分前後部份,類似一門二進式建築格局。正門直入客廳,開放式廚房連接用餐的小偏廳,柚木桌椅。通過中間一小門有短廊,廊右側是盥洗室,左側出小花園,園邊種了大量的班蘭葉,院外有芭蕉和椰樹。站在這裡,有陣陣班蘭幽香,藉此驅趕蚊蟲。短廊直通韻晞剛才瀏覽“非死不可”的臥室,臥室內設有自己配套的浴間。韻晞就在這裡取下了方巾。簡單的格局,典雅的佈置,地點幽靜卻很安全,所以四朵金花每三年都來,而每次都是三年前就預訂這間度假木屋。

木屋很乾淨,所以雖有拖鞋供應,韻晞還是喜歡光著腳丫在屋內走動。女生嘛,也有時更喜歡身體輕輕的自由。這裡就像家一樣,天氣又不冷,所以也就是T-shirt短褲,無化妝地還原自我。這樣就和年輕時和閨蜜互相交換看的少女言情小說或漫畫裡情節一般,很愜意。不過韻晞那時候少女漫畫好像沒那麼流行,至少四位閨蜜交換的漫畫沒有比亦舒、岑凱歌、瓊瑤之類小說多。回想起來,那些書好像是少女的性啟蒙,當中似乎近似情色的成份真不少。雖然不露骨,但大家得到了斗量的想像素材和討論話題。少女情懷總是詩。是啊多麼浪漫美好,但韻晞現在覺得情、慾、色雜陳,無從區分。

大概想多了。長大了嘛。有了一點愛情的經驗也嚐過了以前一些男友的離棄,甚至自己也曾在胡思亂想中出軌。說出軌,除了王娜沒談過戀愛,玲曉雖未出軌,但戰績斐然,已經十二星座,十二生肖都收集過了,所有精華了然於胸,更收納於腹,所幸未果。秋依一心只希望談一次戀愛,不要有失戀的經驗,在燈紅酒綠的香港竟然得以實現。可惜其夫非但效仿齊人,更三番五次,為了保官爵而讓秋依頂罪,真乃人中之龍,能屈能伸,用人如神之輩。

鍵盤抹乾淨了。前夫所贈的MacBook如新,韻晞鬆了一口氣。前夫是拋棄她後,被自殺的。細節自己也說不清,也不願去想。最好不要太在乎。前夫就是太在乎了。社會公義、民主、科學、人文、......好了!為了這些“若問自由時,兩者皆可拋”的理念,韻晞現在理也理不清楚自己算不算是寡婦!寡婦?這是中學文學課本裡的人物,什麼祥林嫂之類的。韻晞是校花誒!是現代sophisticated的女性,有青春,有魅力,有魄力,有才華,有學識。韻晞怎麼會是寡婦呢?但丈夫已經被自殺了。不不不,是前夫。現在是單身,不是寡婦。

走回浴間,放好小方巾。轉身梳理頭髮。韻晞不認得鏡中的婦女,依稀覺得那個人像家中自己的母親。


Lian-Hee Wee

Another story?

We love sharing Short Stories

Select your reading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