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甦醒〉 ──詩給嘉瑩

何梓慶

春天的末尾,一陣兇猛的綠意在高樓與高樓之間
隨風湧入,像海,淹沒整個童年
眼淚、汗水和蟋蟀的叫聲,漸漸沉沒
庭院裡藤纏的老樹,在堅韌與疑惑間斜斜外探
生在葉底的隱喻,因營養不良而枯萎、落下
化作春泥,讓藤纏更緊,老樹更老
而我則在一顆下墮的果實中掙脫
在窒悶的被窩中驚醒,半掩的窗戶是抖動翅膀的麻雀
把陽光撥滿整個房間,破碎的堅殼在床上浮動
疏於說話而與自己四目交投保持沉默
外面的海浪年輕焦燥,露水在草尖晃動
早已遺忘的泥濘、體溫和礁石的吟呻突然閃過
我顫抖著推開果殼,隨春天的末尾走出房間走出幢幢樓影
走進多年來不斷延伸的海岸線
一隻愛爾蘭雪達犬咧嘴走過
陽光自潮濕的草地慢慢蓋向大海

何梓慶

Another story?

We love sharing Short Stories

Select your reading time